終於又快到了公司放員工旅遊假的時候了,和往年一樣今年公司可以自已去旅遊,

之後回來的時候再報帳就好,可惜公司預算有限,超出的部份只能自已付了

只好能省則省囉,在網上找了幾家訂房網站,最後決定在知名的hotels.com網站訂房

這次訂的飯店是 601 號旅館 - 青年旅舍 - 釜山



價格還挺優的!折扣還挺不錯!



就決定去這度假爽一下啦!

訂房折扣碼

而且這邊可以在全世界訂房,還有中文界面!!不用在那邊找翻譯啦QQ



601 號旅館 - 青年旅舍 - 釜價格山 的介紹在下面



如果有興趣到這附近玩的,不妨可以在這訂房住看看喔!



以下是 601 號旅館 - 青年旅舍 - 釜山 的介紹 如果也跟我一樣喜歡不妨看看喔!

↓↓↓限量特優價格按鈕↓↓↓



商品訊息功能:

商品訊息描述:

主要設施

  • 4 間共用客房
  • 鄰近海灘
  • 露台
  • 24 小時櫃台服務
  • 每日客房清潔服務
  • 自助洗衣
  • 多語服務人員
  • 行李寄存
  • 腳踏車出租

熱情款待

  • 廚房用具、餐盤及器皿
  • 微波爐
  • 大型冰箱
  • 獨立浴室
  • 私人 SPA 池
  • 獨立起居室

鄰近景點

  • 位於海雲台
  • 釜山水族館就在附近
  • 海雲台海水浴場就在附近
  • 冬柏公園就在附近
  • Dalmaji Hill就在附近
  • 冬伯 APEC 高峰會場就在附近
  • 釜山遊艇中心就在此區域
  • 釜山展覽與會議中心就在此區域
  • 釜山現代美術館就在此區域
  • 民樂濱水公園就在此區域
  • 新世界百貨就在此區域
  • 松亭海灘就在此地區


商品訊息簡述:



601 號旅館 - 青年旅舍 - 釜山 討論,推薦,開箱,CP值,熱賣,團購,便宜,優惠,介紹,排行,精選,特價,周年慶,體驗,限時

注意:下方具有隨時更新的隱藏版好康分享,請暫時關閉adblock之類的廣告過濾器才看的到哦!!



下面附上一則新聞讓大家了解時事

-1

中國時報【利格拉樂.阿(女烏)】

跨出了貴族屬地的部落範圍,穿過數年前部落族人當選鄉長時,所回饋的千萬造價石板牌樓,就正式進入沿山公路的支線,據vuvu說,從這裡開始,就脫離了祖靈庇佑的眼睛,生、惡、邪靈等都會在此晃蕩,不受聖靈與巫術的約束,入夜之後,千萬別在這條其實是部落的聯外道路上多做停留,否則,一不小心就會遭遇奇特之事,或是見著鬼魅異象,小則身體不適,大至必須請來舞拎安(巫婆)占卜施巫,端看遇見的是哪一種靈類?印象最深刻的,是小時候聽過vuvu提及那位坐在紅色巨石上的老人,一個對家人念念不忘、割捨不下的老人家,為了想要天天看見從外地或工作、或讀書返家的子孫,又因為自己已經離世、靈魂不得在部落境內停留,他只得守候在貴族屬地範圍外、部落族人進出都得經過的道路上,凝望著遠方,就為看一眼心中的牽絆,也因為太專心守候了,所以常常遺忘將自己隱身,嚇壞了不少部落族人;vuvu們也常用這個故事嚇唬年幼的孩子,叮囑著千萬不能隨意脫離祖靈的視線,紅色巨石上的老人就是跨出部落第一個會遭遇的生靈,他雖不會傷人,但畢竟生死殊途,不得交會。偶爾回部落,我會刻意在紅色巨石前稍作停留,儘管心中畏懼,但仍對這位深情的老人家充滿好奇,那是一種詭異的吸引力,人,總是對於未知的事物充滿想像,我既期待卻也同時害怕,不知道究竟會看到怎樣的一種形象?為此我曾經纏著vuvu,想知道這樣不帶惡意的靈體會是何種樣貌,vuvu卻總是嚼著檳榔,露出紅紅的牙齒對我笑著說:「遇到妳就知道了!」但數十年過去了,小女孩變成了中年婦人,紅嘴巴的vuvu老到連這個故事都遺忘了,卻從未遇見。而那日,我再度聽到戀戀不捨離去的生靈之事,竟是發生在自己母親的身上。

利格拉樂家的男人

自從父親過世後,母親帶著最小的妹妹回到島嶼南方,重新學習並適應部落生活,那之後母親交往過兩位男友,各維持了十數年的時間,我和妹妹們都稱呼母親的男友「叔叔」;第一位叔叔和母親分手的原因我並不清楚,只知道在夏日的某天下午,男人收拾了簡單的家當便遠離了,母親沒有傷心太久,但仍能感受到她努力維持著自己的生活步調,偶爾,我會在深夜裡聽見從房間裡傳出的嗚咽聲,極其輕微卻綿長,彷似某種動物躲在闇黑洞穴中舔舐傷口的泣鳴。

約莫過了幾年,母親透過電話,淡淡地提及了新交往的男友,似乎只是告知,並無太多的介紹和說明,有種特殊的氛圍竟讓我有些不明白,「外人」究竟是我?自助旅遊飯店還是這個在母親生命晚年出現的男人?

母親重新返回部落的過程很辛苦,或許正是因為如此,所以儘管先後交往過兩個男友,他們也都不具原住民的身分,她依然選擇住在自己出生的家屋裡,表面上的說法是為了照顧年邁的vuvu,事實上,我們都清楚她不肯也不願再次遠離這個曾經遠離過的地方;倒是母親的前後任男友很諒解她的堅持,反而遷住到部落裡,成為了利格拉樂家的男人。

五、六年前,叔叔頻繁進出醫院,經診斷罹患糖尿病,那段時間,其實母親自己的身體也不好,加上年邁的vuvu,我和妹妹常常因為午夜的一通電話而疲於奔命;或許女人的生命韌性真的比較堅強,母親和vuvu的病情先後慢慢穩定,倒是叔叔就此一蹶不振,後來才知道,原來他迷信南部地下電台來路不明的成藥,偷偷瞞著家人服用,濫信廣告的結果,終究導致他從手指截肢、腳趾截肢到併發敗血症,最後幾年的生命跡象是呈現昏迷指數三的植物人狀態。

母親雖然氣憤,卻也只能望著病床上失去意識的男人落淚,這三年間,醫院發出了多達五次的病危通知,怪異的是,每回總在半夜時;第一次,我人在隆冬的北部城市裡,母親電話中哭哭啼啼地只重複著一句話:「快回來!再不回來就來不及了。」我在驚醒的午夜裡瞪視著電話左右為難,這男人畢竟與我沒有血緣關係,我心疼的是在電話那端驚惶失措的女人。

奔赴島嶼南北兩端

匆匆忙忙地趕上第一班早發的高鐵,我得從島嶼的北端奔赴最南端,不為探視奄奄一息的病人,是為陪伴啜泣不止、像個孩子似的母親;第二次又是夜半,這一回母親雖然難掩鼻音,電話裡還能將叔叔的清況描述一番,只要求天亮後能盡快返回南部一趟,也許需要協助處理後續的相關事宜,她需要有個可以討論的對象,嘆了一口氣,對於這樣明確的暗示,我順從了母親的期盼,再次搭上了快速的高鐵,在最短的時間內出現在醫院裡。

不過,這兩次都沒發生任何事,那些我們所以為的、預設的種種可能,全都不曾發生,叔叔回復他穩定的生命跡象,沉默地躺在那張白色的病床上沉沉眠著,巨大的身軀形成床的一部分,偶爾出現些反射性的動作,彷彿什麼事都無法驚擾他。

之後,日子也真的像是不曾發生過任何事一般,安靜了好幾個月,無痕無跡地讓我幾乎就要忘記這件事情;直到某一天的夜裡電話響起,我睜著惺忪的雙眼看著那上面顯示的來電號碼,熟悉得竟讓我有些畏怯,半年多前那些記憶再度翻捲而來,電話鈴聲沒有因為拒接而中斷,反倒是一聲比一聲響得急促,按下接聽鍵,我等著聆聽話筒那方傳來的訊息,母親清朗朗的說著:「又發病危了!先別回來,真的怎樣了再說。」徹頭徹尾母親沒讓我說一句話,決絕地便把電話切斷了。

除了目送只剩遺忘

接著第四次、第五次的病危通知,陸續在三個月內發生,每回的電話變成只是一種告知,告知死亡尚未真正的到來,告知等待的狀態仍將繼續下去。只是,母親面對死亡的態度,已從驚惶轉變成為闊然;然後,便是死亡來訪了。

妹妹來電時,叔叔的遺體已經送入殯儀館,而且即將在最短的時間內火化、入廟,母親的意思是,作為晚輩,希望我們姊妹能到叔叔的靈前上炷香,其他的就全都交由叔叔的子女安排,叔叔畢竟是非原住民,他們有其依循的台灣民間慣習,雖然和母親同居多年,但沒有實質上的婚姻關係,他的子女們仍然有最終決定權。

微涼的清晨,我與妹妹抵達極為偏僻、甫完工的殯儀館,正遇上叔叔的子女將他從冷凍櫃取出解凍,預備隔日一早火化,已經著裝藍色壽衣的遺體堅硬如石,眾人七手八腳地有些失措,我和妹妹非家屬的身分在一旁顯得尷尬,只得速速退離現場在外等候,「都已經這麼硬了,一人抬頭一人抬腳,就出來了!」妹妹是資深看護,在醫院見多了生離死別,淡淡地幾句話簡單俐落,卻讓人聽來膽戰。

火化、撿骨、入廟、做七,後來的一連串儀式與我們沒有太直接的關聯,僅出席致意而已,倒是母親每回都只能站在場外遠遠看著,依照台灣的民間習俗,她不具未亡人身分,名不正言不順的哪種場合都不方便現身,陪伴了十數年的枕邊人離世,她能做的除了目送,就剩下了遺忘。

叔叔頭七那日,母親依照部落傳統,在家屋前殺豬分贈回禮,感謝期間到過家裡來致哀的族人,那畫面竟有些奇異,沒有靈堂、沒有遺照、也沒有著喪服的家人,母親只是在家屋院子裡和族人閒話家常,聊叔叔生前的言行舉止、談他的笑話糗事、說著他的火爆脾氣、笑他的愛貓僻好,彷彿這人並未遠去,只是暫時離席,又彷彿是這人已經遠去,在做遺忘前的最後悼念。

生靈於部落裡徘徊

黃昏來臨,族人們來來去去已經好幾波了,我和妹妹收拾著散置前院的垃圾,預備晚餐後再度出現的人群,母親失神地倚靠在柱子上,看起來疲累極了,她指著前院的一堵矮牆,說平日這個時候叔叔總愛坐在那兒,或是和經過的族人聊扯幾句,或是看著vuvu費力剖著檳榔,又或是什麼都不做只是發呆望著大武山,等候著母親做好晚餐呼喚他入屋用餐;現在,那堵牆上只剩下一杯遙敬他的米酒。

悲傷的情緒還來不及蔓延,居住在附近的一位老人家匆匆拄著拐杖走來,「穆莉淡,去請舞拎安,妳家那個男人每天坐在這兒,已經驚嚇我好幾天了!」語音未落,老人家就不見了身影;這句話棒喝了在場的所有人,離世的人,生靈是不能停留在部落內的,除非受到舞拎安的召喚,否則,家人將會遭遇不幸。

母親在親友的協助下,立刻找來了鄰近部落的舞拎安,當天夜裡就舉行了送靈除穢的儀式,我們都不理解,叔叔生前已住院了五年,遺體也未送回部落,所有的往生儀式均不曾在家屋裡進行,何以他的生靈仍在部落裡徘徊?

舞拎安在儀式告一段落後,抹去額頭上的汗珠,接過母親送上的檳榔後才緩緩說著:「這是人生前的習慣,他有一部分的魂魄留在這兒,應該是有什麼割捨不下吧?我剛剛送他走的時候,他還頻頻回頭呢!」舞拎安噓了一口氣,對著空中揮了揮手,碎碎唸著:走吧!走吧!別停留了。

一陣風揚起,似乎,真的有什麼東西離去了。



















E 宿江南公寓式飯店 - 首爾
















丹寧飯店 - 首爾










住宿優惠卷





埃露艾飯店 - 首爾


國內外旅遊











度假聖地旅館

K-POP 忠武路住宿酒店 - 首爾
精選優惠


飯店比價


601 號旅館 - 青年旅舍 - 釜山 推薦, 601 號旅館 - 青年旅舍 - 釜山 討論, 601 號旅館 - 青年旅舍 - 釜山 部落客, 601 號旅館 - 青年旅舍 - 釜山 比較評比, 601 號旅館 - 青年旅舍 - 釜山 使用評比, 601 號旅館 - 青年旅舍 - 釜山 開箱文, 601 號旅館 - 青年旅舍 - 釜山?推薦, 601 號旅館 - 青年旅舍 - 釜山 評測文, 601 號旅館 - 青年旅舍 - 釜山 CP值, 601 號旅館 - 青年旅舍 - 釜山 評鑑大隊, 601 號旅館 - 青年旅舍 - 釜山 部落客推薦, 601 號旅館 - 青年旅舍 - 釜山 好用嗎?, 601 號旅館 - 青年旅舍 - 釜山 去哪買?



8D63E500389E6044
, , , ,
創作者介紹

漂亮寶貝

ldvdntx35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